顾清歌

一个又穷又矫情的人 简称穷矫

【凯源】虎视眈眈|番外2

超级好看超级好看!

速冻汤包:

- 最近扫黄,心里很苦


>正文<



番外2·《命中注定》


A中的操场南侧有个紫藤花架子,一到春天,大片粉粉紫紫的瀑布垂下来,好看得移不开眼睛。所以A中无论男女,每到这个时候,都是一边开学一边赏花。花架后面有个用来堆放体育器材的休息室,如今早已废用,就被王源拿来当他的小基地。泛黄的窗户上全是流动着的紫藤花的影子,王源还拍照发了朋友圈。


一哥其实是有着文艺情怀的。


但今天的小基地长得不太一样,房子正中央放了一把椅子,椅子上有个紫藤花编的花环,和一张折好的纸条。


王源纳着闷,把纸条打开一看,一股子狼骚味扑面而来,还有一行大字。


“亲爱的源源宝宝,我为我之前的放弃感到羞愧,紫藤花代表我的心,我知道你喜欢。爱你的飞镖。”


“什么鬼!”王源当即炸毛,把纸条揉成一团扔到了地上,“好想揍他!”


后面一溜小弟乖乖站着不说话。


自从上学期操场角落里的一嗅,飞镖就陷入了不可自拔的癫狂中,浑身上下所有的力量全部给了二弟,每天想着王源精尽人亡。但如果这事被王俊凯知道了,一定会毫不犹豫地把他撕成碎片,所以飞镖从不敢在明面上发情挑逗。但是别人碗里的肉实在是香,王源怎么看怎么可爱,嫩得让飞镖天天像头饿狼想吃了他。


王源的小弟里有个小胖子,飞镖用三顿牛排从他手里换来了王源的朋友圈动态和基地地址,日日夜夜视奸得不亦乐乎。此刻小胖子很心虚,就从兜里拿了一根棒棒糖,剥好了给王源递上去。王源含起糖,嘴里尽是香甜,火就被压了下去。他把花环套在小胖子脖子上,表示源哥不和渣渣计较。


“源哥,这不能忍,我们和凯哥一起去揍他!”另一个小弟嚷嚷。


“诶诶,不能和他说!”王源急了。


“不能和谁说?”


王俊凯的声音就这么响起来了。长腿校草站在门口,手里拎着印着面包店logo的袋子,是王源爱吃的。旁边几个高一的小男生可能是电影看多了,居然齐刷刷得吼出一句凯哥好,吓了王俊凯一跳。


“就……不能和老师说啊。”王源装傻。


王俊凯看了他一眼,直接把地上的纸团捡起来了。不愧是王俊凯,真是快很准,小弟们很崇拜。王源窜过去抢,王俊凯就把手里的纸团举高,王源蹦了几下,还是够不到。王俊凯揉了一把他的头发,把纸团展开。


“……哦。源源。宝宝。”王俊凯挑了两个词念了出来,声音像被碾过一样,听得王源起了一身冷汗。


他伸出手臂,将王源箍在怀里,下巴磕了磕王源的头。王源挣扎不断,王俊凯便拿费洛蒙来刺激他。斑类在确定关系后很难再抗拒伴侣所传递出的任何讯号,王源闻到了王俊凯的味道,双腿一软,颤巍巍地靠在了对方怀里。老虎生气了,王源可怜兮兮地撇嘴。


“你们老大有事要忙,都散了吧。”王俊凯搂着王源往外走,对着小弟们发号施令。小弟们看他一身煞气不敢招惹,只得点头如捣蒜。“还有那个飞镖,嗯,你们懂的。”王俊凯比了个手势,小弟们把头点得蒜末子都要飞出来了。


王源的名字本就是各大中学贴吧首页的常住户,现在又多了个王俊凯,两个人还都是A中的,搞得A中名声大震,小弟们出去都能横着走。学校里的女生给他俩起外号,叫他们王炸,不知道是谁传了出去,整个区都开始这么叫。A中门口每天都有其他学校的女生慕名而来,大家见到了真人都说帅,于是越传越邪乎。


王俊凯对外高冷,外校的那些名人们不敢勾搭他,都去勾搭王源。斑类的鼻子很灵,他们知道王源是小豹猫以后,就经常约他出来打球吃饭。那些跟飞镖一样有恶趣味的,非但不在乎王源已经有了主,反而摩拳擦掌地想把人捞过来。王俊凯气炸了,天天骚扰刘志宏查岗,连王源上厕所的频率都掌握了。


他有时候甚至想,干脆王源不要上学了,就搁家里养着,让那些臭狗熊臭狮子都闻不着味。现在倒好,连飞镖这种渣渣都来挑战他的底线,真是日了狗了。


王源知道王俊凯生气了,所以特别顺从,也不敢提糟心事,就安静地被他搂着往前走。王俊凯见他平时气焰嚣张,一到自己面前就变成了白兔,忍不住得意起来,怒火也消散了不少。他捏了捏王源的腮帮子,想凑过去亲却又停下了。


“你吃的什么糖?香蕉?芒果?”


王源见王俊凯气消了,眼睛笑得眯了起来:“你猜啊。”


王俊凯挑了挑眉毛,王源被他电得噼里啪啦脑袋一片空白。“那我尝尝。”王俊凯把王源推在了操场的铁丝网上,身体倾了过去。


王源倒吸一口气,用手推拒着王俊凯,生怕有人走过来。王俊凯才不管这个,他掐住王源的下巴,不让他乱摆头。


“不行不行,学校里人好多。”


“哦,我可还没计较飞镖叫你宝宝的事呢,宝宝。”王俊凯垂着眼睛,偏过头做好了接吻的架势,重音落在最后两个字上。王源僵着不敢动,他只要一动就会碰到王俊凯的嘴唇,蹭到王俊凯的脸。王俊凯的声音在他耳朵旁不停地打转,低沉又好听。


王源知道自己对王俊凯没辙,正想着放弃抵抗和王俊凯亲一个,手机却响了起来。


王俊凯倒是反常,他听见铃声后眉头都皱了起来,还和王源拉开了距离,说怎么用这首歌当铃声。王源看了他一眼,接起了电话。


电话是王源妈妈打来的,王源嗯嗯啊啊应付一阵,就把电话挂了。王俊凯还是把他禁锢在臂弯里,瞪着他,样子有点凶。王源解释道:“是我妈,让我今天早点回家。”


“你这铃声怎么回事?”王俊凯还在纠结这个问题。


“是Karry的新歌啊。”王源打开手机桌面,上面是一张偶像打扮的帅脸,拿着在王俊凯面前晃了晃,“Karry王,可帅了。”


王俊凯一把夺过他手机,三下五除二把桌面换成了他自己,再塞回了王源手里。王源气得用脚踢他小腿,王俊凯不管,就是不许他再换回Karry。


“不能喜欢他,多大了还追星。”


“你嫉妒人家比你帅。”


“什么玩意?”王俊凯气息加重,全喷在王源脸上。


王源改口:“我是说,你俩长得挺像的。”


王俊凯特别笃定:“他没我帅的。”


王源知道他是在吃醋,所以不想跟他计较。吃醋的滋味不好受,王源也明白。他男票桃花运特别好,费洛蒙特诱人,无论斑类猿类三秒对他一见钟情不在话下。吃醋这种事,生了气也不好开口说,只能憋着气在心里一阵翻滚,用冷起来的脸静静地宣示主权。


这么一想,王源就有点心疼现在的王俊凯。他左看右看,见四下无人,就快速地在王俊凯嘴上亲了一下。王源亲完了自己倒有些不好意思,耳朵红着,不敢看王俊凯。


王俊凯要被他萌死了,他用舌头舔着自己的嘴唇,像在跟王源舌吻一样。王源看见他红色的舌头转了一圈,便也下意识地跟着舔了舔自己的。王俊凯看在眼里,气血上涌,想在操场上把他生吞活剥。


不过他还没那么丧心病狂,斑类发情时会激发出大量的费洛蒙,很可能会引来一些乱七八糟的东西,所以王俊凯在学校一直忍得很辛苦。刘志宏说你可以吃点药抑制一下,但王俊凯可不领情,他说忍得越辛苦,得到的时候就越痛快,这叫苦尽甘来。


而刘志宏这种打算靠相亲找伴侣的单身狗,在听了他的话以后,只得一脸冷漠的哦了一声。


 

这天王源没有在放学后和王俊凯逗留,早早地回了家。一进家门,他就发现气氛有些沉闷,他妈妈坐在沙发上,一副心力憔悴的样子,也不说话。而他爸爸,竟然反常地过来帮他拿书包,还笑眯眯地问他渴不渴饿不饿累不累。


“等等,发生了啥?”王源将书包抱在怀里,疑惑地看着他爸。


他妈妈就道:“让你爸说。”


他爸爸尴尬地给王源剥橙子,有点啰啰嗦嗦:“源源,其实也不是什么大事,你知道的,爸爸年轻的时候朋友兄弟也挺多的。当时爸爸和一个叔叔关系很铁,之前在家族里就认识了,咱们家脱身的时候,那个叔叔也帮了咱们很多……”


“说重点。”王源妈妈心很累。


他爸爸心一横:“就是你能不能和那个叔叔的儿子相个亲。”


王源手里的书包砰得摔在了地上。


“源源你不要激动,爸爸知道你已经有了学校里的小老虎,但人家当时就和我说好了,以后要是有了孩子就结亲,我亲口答应了。人家妈妈都打电话来了,说要见个面。”


王源扑腾到沙发上,抓着抱枕抽疯:“我不管,我不去!”


他爸爸理亏,只得去向王源妈妈求助。他妈妈叹气,把王源抓过来摁在沙发上坐好,道:“毕竟答应了人家,还是要见个面的。到时候你自己去和那边坦白,把情况说清楚,也许人家还能体谅你。”


王源哭丧着脸,嘟囔道:“王俊凯知道了一定会生气的。”


他爸妈又劝了他好久,王源终于妥协了,答应了明天中午去和别人家孩子约会。晚上王俊凯发微信问他家里什么事,王源心虚,随便编了个理由搪塞了过去。王俊凯也没多问,约他明天出来玩,请他吃冰淇淋。王源咬着被子欲哭无泪,他男朋友这么好,为什么他还要去和别人相亲啊。


王源给王俊凯发了段语音,心不甘情不愿地拒绝了王俊凯的邀请。


那边过了会儿也发了语音过来:“给哥哥亲一个,就原谅你。”


王源脸红了,他挣扎了一下,还是对着屏幕啵了一个,然后点了发送。他又调出前置摄像头,竖起猫耳朵嘟着嘴拍了张自拍,给王俊凯发了过去,配的文字是“好看不”。


王俊凯没吐槽他,直接回复了一句:“你怎样都好看。”


王源心里甜腻腻,关掉微信埋着脸滚进了被子里,暂时不去想明天相亲的破事。

 


但不想面对的还是要面对。第二天上午,王源睁着眼睛在床上躺了半个小时,才不得不起来穿衣服。他有点紧张,站在衣柜前挑了半天,想给自己披个盔甲来彰显他的坚不可摧。气势,气场,缺一不可,这场饭局最好能由他来牵着走。


最后王源套了件白衬衫,脑袋上扣了顶帽子,被他妈妈推搡着上了车。约会的地方在一家西餐厅里,服务员挺着腰接待客人,大门都是关着的。王源扯了扯身上的休闲风白衬衫,踩在柔软的地毯上看见里面都是穿着正装的男女,忽然就怂了。


服务员过来问他预订信息,王源什么都不知道,只说对方姓王。这个姓太大了,服务员看他长得好,就耐心地帮他查了查。没一会儿,他就被人带到了落地窗旁边的好位置。窗下是宽阔的江水,一眼能望全,比在江边观赏更加气派。


世界上姓王的人怎么那么多呢,王源想。


西餐厅规矩多,男服务生帮他拉开椅子,整理餐巾,温柔地把菜单递到他手里。王源不怎么吃西餐,另外一方又没来,只得把菜单还回去说待会再点。无聊的时光里,他就观察着周遭的人都是什么动物进化的,这游戏挺有意思,总有出乎意料的事发生。


他的斜对面坐了一只大猞猁,长得有点可怕,把王源吓了一跳。


忽然,他的视线被一个人挡住了。王源抬起头,一个高高瘦瘦的男孩子正站在他面前,魂现是白虎,帽檐压得很低,也穿着白衬衫,不过款型更时尚。那人打量了他一下,就坐在了他的对面,把帽子摘了下来。


“你好,我叫王凯利。”迷倒万千少女的Karry向王源伸出了手。


王源差点没跳起来。


他愣愣地看着对面这张经常出现在电视上的脸,快要窒息了。他曾经的手机桌面,他墙上贴的海报,现在都冲破次元摆在了他的面前。素颜的Karry跟镜头下有些不一样,变得更深邃,变得更像王俊凯了。


王源简直想打电话给刘志宏咆哮啊啊啊啊我见到Karry王了。


不过尽管他心里面在疯狂地撕扯,但面上还是淡定地握住了Karry伸过来的手,规规矩矩的地道:“我是王源。”


Karry要来了菜单,客气地问王源要吃什么。王源还沉浸在见偶像的激动中,思考不了什么东西,只让对方随便点。Karry点好了菜,就把两条胳膊撑在桌子上看王源,王源也就傻傻地看着他。过了一会儿,Karry甚至从椅子上站了起来,弯腰凑到王源耳侧闻了闻。


王源吓得一躲,气氛瞬间尴尬了起来。


不过这份尴尬是单方面的,Karry没有任何的不自在,反倒是有了什么新发现一样,眼睛都亮了起来。他的目光绕着王源的脖子看了一圈,也不知道在找什么,看得王源不停地活动身子,说好的要建立起来的气场荡然无存。


接下来的饭局很煎熬。


Karry不知道在打什么主意,跟王源扯东扯西,说自己的成名史,还说自己的黑历史,把底抖了个干净。吃饭的时候,他也不闲着,非要喂王源喝汤,还一喂就停不下来。牛排上来了,就帮王源切好,差点要拿起叉子一块一块喂。王源要被他搞疯了,正经事一个字都没说。


而且,眼前的王凯利长得太像王俊凯,蛊惑人心,王源好几次都怀疑他们是不是有血缘关系。


“张嘴,啊——”Karry叉起一块罐闷的牛肉,又要往王源嘴里送。


王源终于受不了了:“我自己来就行……而且我有重要的事要说。”就算对方是他的偶像Karry,那也比不上他家王俊凯的一根头发丝,他不会被偶像光环和几块牛肉所打动的。


Karry放下叉子,笑着投了个雷:“其实你挺不错的,可你身上有我弟的味道。”


王源被抢了话,还被强行灌输了一个认知,有点目瞪口呆。


Karry伸出手轻轻捏着王源的下巴,一边端详一边小声道:“他怎么那么好福气。”


“把你爪子拿开。”Karry的手被打了下来。王俊凯冷着脸站在桌子旁边,浑身弥漫着低气压,不知道的还以为他是来撩驾的。


Karry看见他出现一点都不惊讶,而是指了指王源道:“你吓着他了。”


王俊凯回过头看了看傻愣愣还没反应过来的王源,又生气又无奈。他好心好意陪王凯利来相亲,给他做参谋,却怎么也没想到另一方竟然是自己的小情人。王凯利这货,还对他的小情人上下其手,他能忍到现在已经是奇迹了。


“不要误会。”Karry很无辜,“我从他身上闻到你的味以后就收手了。话说你眼光还真不错。”


王俊凯气得想揍他。


“Karry是你哥?你为什么不告诉我?我寒假住在你家时怎么没见过他?”王源终于回过神,他消化了所有信息量,挑出所有有关Karry的问题问了个明白,以弥补自己与偶像无数次错过的遗憾。


“他跟着他经纪公司住,都不在这个城市。”王俊凯不满,“你怎么都不问问我为什么在这里。”


“哦,为什么?”王源很听话。


“……”王俊凯盯着他看了一会,然后拽起了他的胳膊就往卫生间走。


西餐厅的卫生间敞亮干净,王源被王俊凯拽着手腕,感受到了对方蓬勃旺盛的怒气。王俊凯生气的时候,会不太注意控制自己的费洛蒙,那味道在空气中散开,被王源吸进鼻子里,使得那截被王俊凯握住的手腕都变得滚烫。


王俊凯把王源推进隔间里,锁上了门。王源并不反抗,抬着眼睛看王俊凯,王俊凯最受不了他装无辜,迅速用手捧起王源的脸,啃上了他的嘴唇。王源的嘴唇形状很好看,王俊凯用舌头描着轮廓,王源被他弄痒了,忍不住从嗓子里发出几声猫叫一样的笑。


这几声猫叫迅速勾起了王俊凯的全部激情。他的舌头舔进了王源的嘴里,碾磨着口腔里的嫩肉,虎牙顶在王源的嘴唇上,混着湿滑的唾液轻轻搔痒。王源被他亲得嗯嗯呜呜,舌头被王俊凯嘬得又干又麻,嘴唇红得泛水光,肿了一圈。王俊凯顺着他的脖子一路往下亲,边亲边解扣子,扯出一大片嫩白胸膛。


两边的乳头全部悄悄立了起来,王俊凯咬住其中一个,用牙齿拽了一下,继而温柔地舔吮几个回合。他捞起王源的后腰,把脸埋在对方胸口处,对着那乳头又吸又咬。王源的脸上都染了红潮,他抱着王俊凯的头,另一边的乳尖也打着颤想被舔咬。


王俊凯用手隔着裤子揉搓着王源的下体,布料摩擦,王源捂着嘴不让呻吟声泄出来。


“宝宝,以后不许单独和其他斑类见面。”


“可是……”


“嗯?”王俊凯又捏了一把王源半硬着的家伙。


“你别弄我,我知道了……”王源要哭出来了。


王俊凯满意地把头凑到了王源的颈窝里,一边闻一边亲,手从王源的裤子后面探了进去,摸着对方屁股上的嫩肉。


“改天我和我妈去你家拜访一下,把误会解开。”


王源仰了仰脖子,王俊凯弄得他骚骚痒痒,也不知道留了多少红印子。他摸着王俊凯的头发,道:“哎,你爸以前帮我们家变成了普通人,然后和我们家结亲,这样感觉我们从很久以前就认识啊。”


王俊凯笑了起来,在王源的脖子上咬了一口。


“怪不得我看你顺眼,原来是早就安排好的。”


“你就不能换个词吗。”


“换什么?命中注定?”


“……好肉麻,算了吧。”


 

-end-


评论

热度(2762)